沧州筒子二八杠分析仪|二八杠官方网站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法治工作 > 戒毒管理
戒毒管理
陳媛媛:戒毒所里的“年輕媽媽”
發布時間: 2019-12-02 16:14      來源: 法制日報
【字號:
打印

1.jpg

陳媛媛與戒毒人員談心。

2.jpg

春節期間,陳媛媛跟戒毒人員一起包餃子。

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鄧新建 鄧君 文/圖

圓圓臉蛋馬尾長發,走起路來颯爽“帶風”。這是一個敦實陽光的姑娘,即使談起自己每天面對戒毒人員中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,也是從容淡定,帶著淡淡的微笑。尚未結婚卻被年紀稍小的戒毒人員介紹“這是我媽”,她絲毫不介意甚至有點小感動:“這說明她認可我。”

她叫陳媛媛,是廣東省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特類人員專管大隊的民警。所謂“特類人員”,指的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。入警6年來,陳媛媛對戒毒人員的認識經歷了“壞人——病人——受害人”的轉變,也印證了她身為戒毒干警在工作中的成長。

曾常做被攻擊的噩夢

起初剛剛分配到特類大隊時,陳媛媛內心是抗拒逃避的。“吸毒人員大多為了毒品泯滅人性,甚至無惡不作,感染艾滋病毒的就更是生活作風混亂的人。”在陳媛媛20多歲的有限人生閱歷中,她覺得“吸毒人員是違法者,都是壞人”。

因此,她特別忌諱跟這些管理教育對象有任何的肢體接觸,害怕面對面與戒毒人員交流,甚至時刻擔心被攻擊。“那段時間,我幾乎每晚都夢見被艾滋病病毒感染的戒毒人員攻擊。”陳媛媛說,從夢中驚醒是常事兒。

其實,剛到所里的時候陳媛媛就聽說有“特類大隊”,有要好的同事也提醒,年輕女孩子別到那個大隊去。“可是,組織安排分配到這兒了,我就得服從。我也一直不敢跟家里說,怕告訴父母后徒增他們的煩惱。”

心里懼怕是一回事兒,日常的工作可是雷打不動要完成的。到特類大隊報到的第二天,陳媛媛就要面對面地與艾滋病毒感染的戒毒人員開展工作。“當我戴著手套親手把藥遞到戒毒人員手中時,心里縱然再害怕,也強裝鎮定。”陳媛媛說,一離開監管區,她就扔掉了手套。“趕緊洗手,打了好幾遍肥皂,嘩嘩地沖洗。好像能洗掉什么臟東西似的。”

擔心并非無因。2017年,陳媛媛就經歷了一次讓她后怕的事情。當時,有戒毒人員半夜癲癇發作,口吐白沫渾身抽搐,所醫尚未趕到,陳媛媛情急之下幫忙急救處理,給病人嘴里塞毛巾防止咬傷舌頭,掰開病人緊握的拳頭、拍虎口、掐人中。“救人要緊,這是本能的反應。但是事后還會后怕,萬一自己被咬傷、被抓傷,造成職業暴露,被感染了可怎么辦?”

儲備知識關愛“受害人”

然而,嘩嘩沖洗的“臟東西”不過是橫亙在陳媛媛內心的一道坎而已,需要從心理上拔除。分配到大隊后不久,陳媛媛先后接受了多次預防職業暴露、艾滋病防治等相關方面的培訓,并通過上網等多方面地了解關注這方面的知識,包括感染途徑、治療方法,甚至母嬰傳播阻斷等。這些知識的儲備正好用于解答她的疑問。

“cd4越高越好,若是低于200需所外就醫;而cd8病毒載量則越低越好。”如今的陳媛媛對艾滋病毒相關的專業術語張口就來。也是在不斷地接觸中,陳媛媛發現,戒毒人員并不都是“壞人”,同時也是“受害人”。

2015年初,特類大隊收治了一名20歲出頭卻已是二進宮的年輕女孩小林。陳媛媛發現,小林成天郁郁寡歡像是有心事,找她談心也只是偶爾回應。陳媛媛沒有氣餒,只要一有時間就找她談心,看到她沒有親友關心,除了所里統一發的基本生活用品外一無所有,又自掏腰包給她買了些衛生巾、面包等。一段時間后,在一次與小林單獨談心時,小林終于開了腔:“我大概也已經沒有什么活頭了。”這讓陳媛媛感到意外,“感染艾滋病毒到病發通常需要十幾年時間的發展,小林不過才20出頭,怎么就沒有了生存意志呢?”

據小林講述,她初中畢業賦閑在家時被父親的競爭對手誘騙吸毒,2012年第一次強戒時得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,回家后又被父母告知,她自出生起就已經感染了艾滋病病毒。而這段時間她時常頭暈,就以為自己快要死了。

于是陳媛媛領著小林到所醫院重新做了一遍檢查,發現她是因為貧血導致的眩暈。陳媛媛把報告單交給小林,又安撫她好好配合,帶她鍛煉,還申請了牛奶給她增加營養。很快,小林的貧血癥狀到改善,心情也隨之好起來。2016年離所后,還跟陳媛媛保持聯系,目前小林已經回到家鄉,生活穩定。

收獲戒毒人員的真心

放下對艾滋病戒毒人員的成見后,陳媛媛常常主動與她們接觸,組織一些包餃子、送卡片、抱一抱等活動,讓大家氛圍更加融洽,更設身處地的為戒毒人員們解答、解決一些困惑或者問題。

戒毒人員小英有段時間脾氣特別暴躁,頻頻違紀,她的舍友指出她的衛生搞得不好,立刻被指責“搞針對”、欺負人,從來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。發現問題后,陳媛媛主動找小英談心。在沒有外人的辦公室里,陳媛媛溫和地請小英坐下,關切地問:“是最近發生了什么事兒嗎?”放下防備的小英這才說:“是因為家里的事情影響心情。”

正是因為陳媛媛在工作中常常換位思考,讓戒毒人員認識到,民警對每一個人都沒有偏見。所以,她們都喜歡主動找陳媛媛傾訴和解決問題:“我男朋友來信了”“我今天不太高興”“我這段考核分不夠”“我缺東西了”……

接觸多了,陳媛媛逐漸走進了戒毒人員心里,甚至有戒毒人員特別驕傲地向新來的戒毒人員介紹:“這是我媽,是我的包室(宿舍主管)。”雖說自己還是個未婚大姑娘,但是陳媛媛從來不介意,還“履行”著“家長”的責任:“廣東人的風俗,過年要給小紅包,紅包里面放錢不合紀律,那我就放上棒棒糖什么的,她們都可高興了。”

陳媛媛不但贏得了支持,更得到了戒毒人員的保護。10月15日,有一名戒毒人員因為內務問題被民警批評后,撒潑打落水杯,還想動手,陳媛媛立刻上前制止,被戒毒人員一把攔住:“我們拉住她,你們到旁邊去。”“這是對我們民警的保護啊。”陳媛媛感動地說,這處著處著就成了朋友了。

“所里成立了以戒毒人員為輔助的‘應急小組’,也有一些防身器械,來應對職業暴露的問題。而來自戒毒人員的真心守候最讓人心安。”陳媛媛說。

責任編輯: 朱劍
沧州筒子二八杠分析仪 500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电脑版 单机简易麻将下载 淑女派对 电竞比分认可尚牛比分 双色彩球开奖 云南快乐10分 球探比分波胆 攒劲甘肃麻将正版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 北单比分sp值开奖 广西麻将打烂怎么打 11选5怎么玩都是输 篮球世界杯比赛比分大小 聚友贵州麻将苹果下载 快速赛车 皇冠比分滚球